不卡影院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列表 > 要聞

合作“广”且“深” 比翼双飞远——“云桌会”邀全国两会代表委员“云”论道

來源:廣州日報 發布時間: 2020-05-18 15:42:47

劉偉

王桂林

劉若鵬

 

李清泉

胡剛

林娜

主持人 方晴

  雲桌會·廣深科創1+1

  编者按:今年的两会意义非凡:中国正经历着一场波澜壮阔的抗疫大战;脱贫攻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亦迎来决胜之年。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路迈出这历史性一步之际,在奋力夺取疫情防控和实现经济社会发展目标双胜利的重大任务之下,我们更需要以集思广益凝心聚力,以真知灼见精准发力。为此,廣州日報今起推出“云桌会”系列报道,立足廣東廣州,聚焦两会热点,敬邀读者听代表委员、专家学者“云”上论道。

  一個千年商都、科教重鎮,一個經濟特區、科創高地,廣州和深圳這對超級城市“雙子星”,被賦予了發揮“雙城聯動、比翼雙飛”的作用,牽引帶動廣東全省實現高質量發展的重要使命。

  廣深如何從你追我趕的競合態勢,走向互補協作的“比翼”關系?雙城強強聯手,又會擦出怎樣的火花?在更長遠的未來,如何放大廣州之“廣”、深圳之“深”,以增強粵港澳大灣區在全球的競爭力?

  为讲好广深双城故事,廣州日報与深圳特区报近日携手共建“广深联动”“深广联动”频道,分别在新花城客户端和读特客户端闪亮登场。作为频道首个重磅策划,廣州日報和深圳特区报今起合推“广深科创1+1”云桌会,分头邀请廣州和深圳的知名代表委员、企业家、科创部门负责人和创新创业人士,共论新型广深关系,探索“双城联动”发展之路。

  科教重鎮科創高地

  攜手共建放大優勢

  主持人:廣東提出,深入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打造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國際科技創新中心,需發揮廣州、深圳“雙城聯動、比翼雙飛”作用。您認爲在實現以上目標的進程中,兩座城市各有哪些優勢短板?“雙城聯動、比翼雙飛”這一關系定位是基于什麽考慮?

  胡剛:廣州、深圳两座城市有共性,也有差异。共同点在于两座城市都是一线城市,体量庞大,人口过千万、GDP过两万亿元,都处于蓬勃发展的状态,快速吸引人口流入。

  差異點在于,深圳是改革開放後才發展起來的城市,人口相對年輕,科創、金融産業發展較快,教育、醫療、文化有待提升。廣州是千年商都、嶺南文化中心,發展均衡全面,科研、産業、科教、醫療均在全國前列。深圳與廣州在新興産業上的合作發展,有助于激發廣州老城市新活力。

  王桂林:建設國際科技創新中心,不是一座城市能獨立完成的重任。雖然深圳是高新技術産業的一面旗幟,創新實力較強、成果轉化能力尤爲突出,但仍存在高端頂尖人才緊缺、原始創新能力不足、重大創新平台缺乏等問題和短板。

  與之相比,廣州是科教重鎮,擁有大量具有國際知名度和研發能力的高校與研究機構、廣東省近七成的國家重點實驗室,在全球科研城市50強中位居第25位,也擁有完備的産業體系,但成果轉化能力稍弱。廣州、深圳發揮“雙城聯動、比翼雙飛”作用,聯手共建國際科技創新中心,既符合廣深港澳科技創新走廊的規劃,也有利于彌補雙方各自的短板,放大各自的創新優勢。

  主持人:廣州、深圳從你追我趕的競合態勢走向互補協作的“比翼”關系,您認爲關鍵第一步是什麽?

  林娜:要實現“雙城聯動、比翼雙飛”,最重要的一個前提就是需要廣深兩地以更加包容開放的心態,轉變地方發展的思維,以全球視野對標世界級灣區的標准來提升整體競爭力。只有思維和觀念先行,廣深兩地的資源要素的優勢互補才能發揮實效,才能發揮最大化。

  建立兩地醫療聯盟

  打破教育合作壁壘

  主持人:人是科技創新最關鍵的因素。在打造國際科技創新中心的過程中,廣深兩地應該如何加強合作,以吸引、留住科創人才?

  劉若鵬:深圳在高等教育方面,尽管这些年一直引进各大名校,但由于人口增长速度快,在教育、医疗等方面的配置还无法满足人口的增长,因此这也成为深圳的短板。在这两大领域,廣州有着明显的优势。

  當然,近年來,深圳開始正視短板的存在。在教育和醫療資源方面,中山大學深圳校區落戶深圳光明區,廣州很多知名高校院所也在深圳設立附屬醫院,廣州給了深圳很大的幫助,在這點上,深圳應該感謝廣州。

  林娜:深圳醫療衛生事業底子較薄、起步晚,與廣州比還有很大差距。不過深圳卻擁有騰訊的AI+醫療、深圳國家基因庫等爲代表的科技+醫療力量。

  我建議,推動廣深兩地醫院建立醫療聯盟,開展遠程會診、雙向轉診、聯合救治、科研合作及人才培訓等服務,共同攜手打造粵港澳醫療高地。廣深合作醫院科研可以利用5G遠程會診平台,對急危重症、疑難病、大手術等開展會診工作;針對腫瘤、腦卒中、胸痛、心髒病等危重疾病開展雙向轉診,開辟綠色通道。聯盟醫院檢查檢驗報告要互認。同時,要共同建設高水平、智能化重點實驗室或研究中心;開展科研合作,聯合培養醫療人才,共同提升醫療水平。

  主持人:今年中大深圳校區將開始啓用並首次招生。請問深圳大學李清泉校長如何看待廣深兩地高校間的競爭?高校之間又該如何加強協作、培育科創人才?

  李清泉:我觉得高校间的竞争是好事,任何一所大学在没有竞争的环境下是不可能发展的。所以我们会看到世界上一流大学往往是两所挨在一起的。比如哈佛和MIT(麻省理工)、北大和清华、武大和华工等等,高校之间互相学习借鉴,又互相竞争提高,形成一个很好的教育生态。 而这几年深大的发展相对来说比较快,也是因为竞争越来越激烈的原因。中大深圳校区启用以后,我觉得这种竞争会加剧,我相信深圳的高等教育发展也会越来越好。

  現在粵港澳大灣區的高等教育整體水平並不差,無論是香港還是廣州,都是我國高等教育的重鎮,但最大的問題是高等教育發展不均衡,使高校間的協調發展、合作創新上存在壁壘。而且我們有很多壁壘沒有辦法打破,比如學生的交流、學分的互認、教師的互聘等。我們希望能通過更高層次的政府部門來推動高校間的協同發展。

  廣深科研從開放合作走向共建共享

  主持人:廣州、深圳如何能實現協同發展,推進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建設?

  林娜:廣深兩地在科創發展上規劃側重點不同——廣州更側重于科技中心,深圳更側重于創新産業中心,偏向科技的轉化和市場化的運用,因此兩地擁有很多合作的機會和空間。建議廣深兩地更加明確自身定位,秉承“優勢互補、分工合作、資源共享、共同推進”的合作原則,建立協作工作機制,進一步加強交流、深化合作。

  具體而言,兩地可以加強政策、資源的整合,解決科技成果轉化過程中遇到的困難。目前,廣深科技創新走廊擁有雄厚的資金實力、科技創新動能和周邊配套的相關市場資源。廣州作爲珠三角大學集中地區,可以發揮高校、科研院所等創新機構密集的優勢,強化科技成果轉化前端功能。而深圳市場化程度高,民營經濟和資本市場都很活躍,可以發揮科技成果轉化的後端作用。因此,兩者可以從“基礎研發+市場運作”的角度,加強合作。

  另一方面,深圳高科技企業數量多,市場化、國際化程度高,廣州産業體系完備,在人才的流動和市場的帶動上,廣深兩地很大程度上具有很強的互補優勢,雙方合作的同時也將有助于整個粵港澳大灣區的創新發展。

  廣深科創協同發展,還需加大資金政策引導和支持。建議建立引導科技成果轉化的政府基金,通過國有資本撬動社會資本,積極參與産學研投資,促進科技成果資本化、産業化,助力科技成果産出與落地。

  主持人:目前,廣州、深圳在推進科技創新合作方面進展如何?

  王桂林:不卡影院近日召開的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專題會議指出,要緊緊扭住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這個“綱”,聚焦制度規則銜接、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科技創新、現代産業體系、醫療衛生等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充分釋放“雙區驅動”“雙城聯動”效應。

  在科研創新方面,廣州已明確在穗大學大院大所大裝置,特別是省實驗室、大科學裝置和高等級研究院,全面向深圳開放,與深圳的技術産業合作。實際上,廣深科研力量已從開放合作走向共建共享。去年8月啓動建設的人工智能與數字經濟廣東省實驗室將結合優勢産業及創新資源分布,按“兩點布局”模式由廣州、深圳聯合共建。

  在成果轉化方面,深圳創業板試點注冊制改革,科技金融優勢進一步加強。但在全國來看,廣東科技金融力量還有待提升。廣州科研力量充足、成果資源豐富,與深圳在科技金融方面實現對接協同,有助于充分發揮科技金融對科技成果轉化的作用,優化存量、做大增量,打造科技成果轉化高地。

  在産業合作方面,廣州産業體系完備、發展空間廣闊、人才資源豐富,深圳新興産業突出、研發能力強勁,有互補基礎。關鍵在于,要搭建好合作的平台載體,牽引帶動産業合作。近年廣深産業合作越來越緊密,2017年,廣州白雲區和華爲簽署雲計算産業戰略合作協議,攜手打造千億級雲計算産業;剛剛過去的5月8日,華爲與廣州無線電集團有限公司共建的廣州“鲲鵬+昇騰”生態創新中心揭牌。相信在新基建、新經濟的背景下,雙方可發揮協同融合的乘數效應,迸發出強勁的産業爆發力。

  广深合力新基建 技术行业深融合

  主持人:作爲來自廣州和深圳企業界的全國政協委員和全國人大代表,兩位如何看待廣州、深圳在新興産業合作方面的前景?兩座城市如何發揮各自産業優勢,實現“1+1>2”的效果?

  劉偉:回看20多年前,中国互联网发源地其实在廣州,一方面廣州发达的外贸产业催生对网络的需求,另一方面廣州拥有先行先试的产业环境。

  但在互聯網特別是移動互聯網的發展過程中,深圳上來了。其中有兩點較主要的原因:一是深圳城市人群更年輕,年輕就是創新,會不斷湧現發展的新思潮。二是深圳創業氛圍濃郁。當時,互聯網發展不需要很多資源、人脈、行業背景。做成功只有一個方法,就是把産品做到極致,讓用戶喜歡、願意買單,再讓産品在更大範圍內被知曉、被循環使用,可以說是從“一無所有”到“成功登頂”的過程。

  但在新基建這一領域,發展的邏輯不一樣。它需要把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技術,與不同的行業進行深度整合。一端需要技術和産品的創新,一端需要對行業有深刻的理解、深厚的經驗,能通過研究曆史數據資源分析出共性需求、捕捉痛點。在這點上,廣州是有優勢的。以醫療行業爲例,廣州擁有華南地區最頂級的醫療資源、救治實力和科研實力。人工智能與醫療結合形成AI醫療産品,只有技術是不行的,還要落地場景、醫療專家及曆史醫療數據來訓練人工智能。所以這麽看起來,未來不管是發展新基建還是數字經濟,廣州都是非常有優勢的,尤其是在融合基礎設施上,把人工智能、大數據、5G等技術與實體經濟的相互融合上。

  能預見的是,在新基建發展中,深圳發揮技術産品研發的優勢實現快速突破,廣州發揮源頭創新和産業體系完備的優勢加速應用落地,強強聯手,協同布局,才能更快抓住本輪新基建紅利,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實現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同步提升。

  劉若鵬:科技创新合作还是得交给市场。廣州和深圳两座城市的资源禀赋不一样,在科技方面擅长的领域也不一样。以企业光启为例,我们需要做一些尤其是对装备环境适应性的检测,深圳没有这样的检测机构,廣州却有不少,我们自然会选择去廣州。在检测过程中,就会有创新,产生新的标准、新的技术、新的专利。

  從整個粵港澳大灣區的産業發展來看,廣州和深圳在創新資源方面各具優勢。例如深圳最擅長的是通信産業的全産業鏈,還有互聯網、社交網絡、基因科技、超材料等。廣州則在先進裝備制造業,比如汽車工業、生物醫藥等領域具有核心優勢。從這個層面看,深圳的醫療設備和廣州的醫院合作,深圳的無人駕駛企業和廣州的汽車廠商進行合作,可以實現優勢互補、合作共贏。

  能預見的是,在新基建發展中,深圳發揮技術産品研發的優勢實現快速突破,廣州發揮源頭創新和産業體系完備的優勢加速應用落地,強強聯手,協同布局,才能更快抓住本輪新基建紅利。

  ——全国政协委员、佳都科技董事长兼CEO 劉偉

  深圳與廣州在新興産業上的合作發展,有助于激發廣州老城市新活力。

  ——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教授胡剛

  在産業合作方面,廣州産業體系完備、發展空間廣闊、人才資源豐富,深圳新興産業突出、研發能力強勁,有互補基礎。關鍵在于,要搭建好合作的平台載體,牽引帶動産業合作。

  ——不卡影院科技局局長王桂林

  以企業光啓爲例,我們需要做一些尤其是對裝備環境適應性的檢測,深圳沒有這樣的檢測機構,廣州卻有不少,我們自然會選擇去廣州。在檢測過程中,就會有創新,産生新的標准、新的技術、新的專利。

  ——全国人大代表,深圳光启高等理工研究院院长、首席科学家劉若鵬

  最大的問題是高等教育發展不均衡,使高校間的協調發展、合作創新上存在壁壘。希望能通過更高層次的政府部門來推動高校間的協同發展。

  ——全國人大代表、深圳大學校長李清泉

  廣州發揮高校、科研院所等創新機構密集的優勢,強化科技成果轉化前端功能。深圳市場化程度高,民營經濟和資本市場都很活躍,可以發揮科技成果轉化的後端作用。因此,兩者可以從“基礎研發+市場運作”的角度,加強彼此合作。

  ——全國政協委員、台盟深圳市委會主委林娜

相關新聞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